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燕小侯爷宠妻手札(重生) > 分卷阅读155
    来了。”

    燕崇脚步停住,张桓已经跨进门内:“老三。”

    门童退了出去,两人面对面相顾,片刻的沉默后,燕崇道:“我去把元歌叫进来。”“不用了”,张桓拦住他,“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

    自那一战打下中山之后,突厥归降,中山王引颈自刎,燕越斓焚宫,裴骁也死于战中,燕崇回京以来一直在府中养伤,这还是两人头一次见面。

    燕崇往回走,给他倒茶:“你坐。”

    张桓站着没动,道:“有件事情,付岩可能已经和你说了,我和他一同上书,希望调职前往西南驻军,陛下昨天批复准允了。”

    燕崇手指顿住,道:“唔,上京确实不适合你们,回去挺好。”

    他将手往上提,继续将茶水注满了。

    张桓突然道:“我知道你看出来了,太子的死,的确与我有关。”

    燕崇掀起眼帘,抬目看向他。

    张桓长呼出一口气,对上他黑沉沉的眸子:“我心知你不赞同这件事,怨我怪我都无妨,可不管你怎么想,我不后悔,即便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除掉他,你若心里实在过不去,便去告诉皇…”“说什么呢?”燕崇蓦地打断他,似乎想说什么,却只是闭了闭目,“好了,喝茶罢。”

    张桓接过杯盏一饮而尽,道:“老三,我走了。”

    燕崇没有再留他多坐,只是张桓一只脚跨出房门时,他突然出声唤住了他:“什么时候去?”

    张桓回过头,燕崇又问了一遍:“什么时候去西南?”

    “三天后。”

    “…好,到时候我去送你。”

    张桓一怔,忽地笑了:“好。”

    沈元歌去后花园转了一圈,最后停在石桥上吹了吹风,想回去时,却被人从后面揽住了。

    她回过头,额头浅浅擦过燕崇的下巴:“你怎么来了?”燕崇把张桓他们要去西南的事情告诉了她,沈元歌微微笑道:“挺好的,是该回去了。”

    “我们呢?”

    沈元歌抬起眼:“嗯?”

    燕崇握住她的手:“我们是不是也该回江东了?”

    沈元歌凝神片刻,伸手搂住了他的腰:“好啊。”他们这些人各有各的根,原本就不属于上京。

    三日后两人从城门送行回来,燕崇便去了宫中面圣。

    “战乱既平,末将奏请解去将位,挂印归乡,望陛下成全。”

    裴肃的身体刚刚恢复完全,才重新开朝不久,并不想就这么放他回去,道:“你击退外敌,自从战场上回来一直闭门养伤,尚未论功行赏,此时挂印未免为时过早。”

    燕崇笑了笑:“不瞒陛下,末将的身体已经不再适合带兵征战了,不敢受赏,北军营军务紧要,末将空占职位,自觉不安,还请陛下免去末将职衔,允末将携妻归乡。”

    话说到这份上,裴肃心知留不住他了,何况他因征战连番伤病,也的确不再适合担任武将。

    裴肃叹了口气,道:“朕可以收回你的将位,只是你率军击溃七部,收复中山,功勋卓著,已经足够封爵,你既想携家归乡,朕便封你侯爵,采邑江东,如此便可两全了。”

    燕崇抬首道:“陛下……”裴肃止住他:“朕知道你无心权位,可你若战后便恢复白身,有大功而无赏,满朝上下必起非议,不过是个闲散侯爷,别让朕难做。再者,”裴肃慢慢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朕也想给你们夫妻二人稍事弥补,你就当是一个老父亲关怀儿女的那点心吧玉。”

    燕崇一怔,抬目看向他,半晌,终于俯身下去:“臣谢主隆恩。”

    五月初,燕崇受爵,封江东侯。

    离京那日刚过端午,两人想着因时制宜,直接从水路南下,在渡口同前来相送的兆麟和念薇话别。

    上船之前,沈元歌对沈兆麟道:“对念薇好点啊,以后若是得空了,也回老家看看。”

    兆麟笑着应下:“姐姐放心,一路顺风。”

    沈元歌点点头,上前一步,整了整他的衣领:“走了。”

    燕崇扶沈元歌进了船中,两人才坐下不久,流水汤汤间,远远地却听见有人在岸上喊道:“船家——方不方便稍一程,我们到庐州去——”

    望见岸边提着大包小包追过来,形容滑稽的一男一女,掌船的人哭笑不得,用力摆手:“带不得,官船不载客!”

    船厢里原本靠着燕崇假寐的沈元歌却坐起身来:“我怎么听着这声音这么耳熟?”

    两人对视一眼:“杨老五!”

    他和白露不是过节前就出发去东海了么?

    两人连忙出去,果然看见岸上逃荒也似的一对儿,杨苻茗还在扯着嗓子唤:“就是来凑凑这官船的热闹嘛,呦,侯爷!您可出来了!”

    燕崇让船夫靠岸,杨苻茗气喘吁吁,琉璃镜滑到鼻尖摇摇欲坠地挂着,人都快被大包小包压垮了,白露肘弯上也挂着三四个包裹,风尘仆仆,沈元歌吓了一跳:“你们才走几天,这就从东海倒卖行货回来了?”

    早有人上前替他们往船上搬东西,杨苻茗扶正琉璃镜揉腰,控诉白露:“她是半路遇见了从那边过来倒卖行货的人,逮啥买啥,可累死我了。”

    白露道:“过去不就是为了研究研究那里的药材么,现在都有了,还去干嘛?”

    杨苻茗眼皮一耷拉:“你是因为钱花没了才不去的玉。”

    “……”

    白露跑去和沈元歌说话了:“东海哪有江东秀丽养人,元歌收留收留我们啦。”

    沈元歌笑道:“快上来吧,别在风口站着了。”

    包裹一件件的从她身侧拎过去,一股海腥味便顺着风扑了过来,沈元歌才伸出手去拉白露,突然皱起眉头,捂住嘴巴干呕了一下。

    燕崇察觉到她的异样,赶忙过去揽住她:“怎么了?”

    沈元歌本想说没事,胃里却又开始翻腾,扶着船舷呕了起来,燕崇吓坏了,连声吩咐人去拿水:“白露,你来给瞧瞧泽。”

    “哎,来了来了,”白露跃上船,拉过沈元歌的手腕,忽地一愣。

    燕崇紧张道:“阮阮如何?”

    白露抿唇,眨了眨眼:“侯爷,您家要添小侯爷了。”<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