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赫德森太太,她已经在今天早上就返回乡下去了,毕竟伦敦城市里的环境不适宜她养老。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老妇人,近乎自在的享受着自己的生活,哪怕他与柱间在外都是能独当一面的男人,在她面前也只能做一个晚辈。

    一想到千手柱间,斑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手不自觉的按上心口。

    男人起身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兑了冷水变温后,他一口饮下,任由苦涩的液体流淌过咽喉,冲入心底。

    房间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礼服舞裙,款式繁复,做工细腻,每一件都能衬出女性身体婉转的曲线,让人不禁联想起那裙摆旋开时,该是怎样的旖旎婀娜。而在房间的中央小几上,放着一盆悄然绽放的红蔷薇。

    女人推开房间的门,缓步走了进来,用一种近乎深情的目光注视着那朵蔷薇。

    她低头吻上了那深红的花瓣,随即将手刨入泥土中,挖出了埋在花盆中的头颅。那已经是苍白的骷髅了,可是在她眼里,它还是从前那张笑靥如花的脸。

    卡洛琳爱惜的擦拭着骷髅上的泥土,将它平举到自己眼前,认真端详:“我回来了,缪斯。一切都结束了。”

    火渐渐包围了整个屋子,可是女人只平静的微笑着,是前所未有的满足与安然。她举着爱人的头颅,轻声哼着曼妙的曲调,踏起轻快的舞蹈。她的身上还是晚会上那袭红色礼服,她仿佛只是从一个晚宴离开,来到了另一个会场。

    漂亮的旋转与点地,每一步都完美得无可挑剔。那是她教她的舞步,她从未忘怀。

    火势愈燃愈烈,在蔓延入屋后,一瞬间点燃了四壁的礼服长裙。浓烟在狭隘的空间里弥散开来,可是女人还在哼着自己的舞曲,将舞蹈继续,唇角含笑。

    这是她们之间的第一支舞,隔了七年岁月,一重生死。

    也是最后一支。

    柱间回到贝克街221b的时候,远处的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冰冷的雾气逐渐散去,街上有了行人的踪影。他一边推开门,一边想着要把手上的火药痕迹给去了,这一夜的前前后后的忙碌,让他倒有些吃不消。

    他揉着额头走进客厅,见到了站在窗前的男人。

    柱间先是一愣,随即抿出一个笑容:“挺好看的。”

    “什么?”斑听到了他进门的动静,微微转过头,看向那个靠在客厅门口,冲自己微笑的男人。

    柱间指了指脑后。

    斑一挑眉:“你这身行头是怎么回事?”

    柱间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灰头土脸,随手扯了扯衣襟,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将灰一并蹭到了他身上:“结了一个案子,顺便处理了一些事情。”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在我身上蹭脏东西。”斑嫌弃的皱起眉,却没有推开他。

    柱间低沉的应了一声,就是不撒手。他几乎是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斑身上,沉默半晌后,才缓慢开口:“死去的那三个人操控着一个地下组织,最近在做一笔军火交易。他们七年前也干过相同的事情。”

    斑的脊背不易察觉的一僵,随即他不动声色的问:“然后呢?”

    “阿尔伯特子爵也死了,他们的交易作废。”柱间继续说了下去,“合同上的交货时间在今天早上,所以我提前一步,炸了他们储存货物的船。”他顿了顿,抬起手,扯开男人脑后的发带,一手插入那散落的发丝,耐心而温柔的理顺,“这样,就没有任何人能接触到这批军火了。”

    斑闭上眼,一言不发,良久,他才冷笑一声:“果然像你做的事。”

    而柱间却久久没有回应。

    斑转头看了眼,发现这个男人已经靠着他睡着了。

    “听说在灰烬里找到尸体的时候,她怀里还抱着一颗骷髅头骨。”柱间看着雷斯垂德送来的调查报告,低声讲述。黄昏时分的余晖从窗外照进来,在他鼻翼一侧投下浅浅的阴影,“爱人的头颅,就是她舞曲的休止符。”

    斑放下手中的信笺,抬头看着他:“你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柱间不置一词,算是默认。他拿起旁边的小提琴,架在肩上,一手执着琴弓,一手按上琴弦,垂眉敛目,演奏起一支曲子。那天被他拉得支离破碎的曲子终于流畅的从他指间响起,降调了的小节末尾改作揉弦处理,与后面的旋律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这是他当时心血来潮想出的调子。

    斑听着那优雅的曲调,目光重新落回那封信上。

    柱间不急不缓的拉完最后一个音,转头突然冲斑开口:“摧毁那批军火的时候我发现一件事。”

    “恩?”

    “阿尔伯特子爵他们购得那批军火后,准备将它们运往意大利。他们提前准备下的船上,印有一个……”

    “蛇形符号。”斑淡淡接口,将信笺翻转过来。

    火漆封口上,一个盘转成音符形的蛇形记号清晰可辨。

    柱间目光微动,与他对视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眼底读到了答案。

    “黑手党还真是不死心。”斑冷冷一笑,将手中的信笺递给柱间,“战书已经下到你家门口了。”

    柱间伸手接过,那张信笺上只有寥寥几句话——

    致贝克街221b的千手柱间先生,宇智波斑先生:

    我将与神一同降临这个城市。

    来自哥酋洛1的问候。

    1哥酋洛:在意大利有“蛇城”之称。

    -艳骨乐章【完】-<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