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芋圆加奶球 > 分卷阅读91
    ”

    救命,何樱重重咳了声,几乎不敢去看……自家先生的脸色。

    “……啧,真的好帅。”

    林臻抿着唇笑笑,不置可否。和陈婉寒暄几句后,牵着何樱就上自己车了。

    “开了几个小时过来?”

    “七小时多一点。”

    他替她扣好安全带,仍然倾着身,贴的极近,何樱忍不住后靠了又靠。

    “躲什么。”

    林臻半闭着眼,不满地轻咬着她的唇:“……这都多少天了,嗯?”

    鼻梁压在一处,他不管不顾,连氧气都快被压榨干净。

    她退开了些,低低柔柔唤着他的名字安抚:“林臻你……”

    “说了不要躲。”

    吻更深切,也更乱了。

    何樱被他的疯劲吓住了,索性……柔顺的偏过一点脸,任他采撷。

    这个死林臻。

    平时有多温和纵容,这时候就有多……暗黑压抑。

    ……

    直到送往的人群散去,大巴早就不知踪影,两个人才红着脸分开。

    林先生被滋润的心情颇好,唇边勾着一点笑,怎么看怎么浪荡。

    何樱气到不行:“都做爸爸的人了,你怎么还没个正形。”

    林臻眯了眯眼,笑的特别风情:“我一个被藏娇的人,还讲究什么正形?”

    “……那请问您这位娇花,昨天休息在家做了什么?”

    林臻冲她眨了眨眼:“我把猫给洗了。”

    何樱垂眼一看,他手臂上真就多了道浅红的抓痕。

    咳,这主子怎么比她下手还重。

    何樱莫名其妙,就想到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十八禁内容。

    脸都泛上热意。

    何樱故作镇定笑笑:“就不知道是你洗猫,还是猫洗你了。”

    “嘶,你说的还真挺有道理。”

    林臻点了点头,眉眼认真道:“何樱,我现在只知道,我比较想把你给洗了。”

    “全方位深层次的那种洗。”

    “你滚……”

    在何老师彻底炸毛之前,林先生按上她的唇,笑意深深:“乖,那你洗我也成。”

    何樱:“……”

    就这样打情骂俏,悠悠荡荡,日子仿佛一晃就过了好多年。

    在何樱三十五岁生日的清晨,出差商务洽谈的林先生保证,今天一定归来。

    是个周六,何樱躺到了十点多起床,不急不缓去了他公司的办公室。

    一路当然不会有人拦她。

    “你公司的人还以为我是来查岗的,”何樱开了免提,对那侧的林臻抱怨着:“下次你说什么我也不来了,讨厌死了。”

    “快说,你要找的卡夹到底在哪儿。”

    “别生气,”林臻极轻地笑了声,放柔了声音:“你去我日历案台底下翻,有张信纸。”

    何樱嗯了声:“然后呢?”

    “然后啊。”

    电话里传来他清浅的呼吸声。

    就像当初,她以为自己只是打给了一位,稀松平常的网吧老板一样。

    时至今日,命运何等眷顾。

    “老婆,”林臻声音沙沙的:“那张信纸早就应该让你看见了。”

    那是……什么?

    何樱翻开时,先看见了落款,是在鸢鸢出生的那天夜里。

    笔迹缭乱。

    但字字声声,都属于一位深爱妻子的丈夫的心迹。

    何樱,当有一天,我能真正靠自己养得起太太,给你稳定无忧的生活时,我会把这封信交给你看。

    希望那一天,不要来的太晚。

    今晚,你累极睡着了,而我真的一夜无眠。很对不起,初为人父,我并没有你我曾经想象过的,那种疯狂的喜悦。

    我甚至很难过,看见你在产房时疼到忍不住颤抖,眼泪直往下滚,到最后时声嘶力竭地呼喊。

    以至于你现在睡着了,我还能看见你眼下淡淡的青红。护士说,那是因为用力过度,脸上渗出的出血点。

    什么母性的光辉与圣洁,我他妈全看不见。

    我只知道,你在挣扎,你很痛苦,你正在经历人生中最剧烈的一次疼痛。

    ……是我让你变成这样的。

    而一直以来,你总在包容我。

    我或许是个不错的程序员,但做商人,我知道自己挺烂的,远不如你在事业上的闪闪发光。

    你总是那样眉眼弯弯,望着我:“你要是真不想做了,就敲代码养我呗。”

    我就在心底暗暗发誓,无论如何,我也不想教你失望。

    上个月,你拉着我去看了那场,呼啸山庄的舞台剧。

    当听见凯瑟琳念出那句,“我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得英俊,而是他比我更像我自己”时,你悄悄靠在了我的肩上。

    一刹那的温软贴近,我知道,生性害羞的你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着我,对我……告白。

    一直以来,我们都保持着相同的自尊自卑自傲,不得已的妥协,和对未来的迷茫单纯。

    但何樱,那是曾经了,现在的我不会再迷茫。

    因为,我要守护你和鸢鸢的单纯与梦。

    或许我永远不能像爸爸那样,成为一个白手起家、纵横商场的生意人,但我会以我想要的方式,度过这一生。

    做你的先生,做鸢鸢的父亲,那就足够了。

    何樱,我曾听说,人生是场千奇百怪的漫长旅行。

    那请务必相信,你就是我,旅行的意义。

    林臻

    七月二日晚于灯下

    【全文完】<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