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合纵连横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鱼死网破
    c_t;赵容听到刘苍的直斥,心里当然也犯含糊,他自诩行事周密、万无一失,根本不是寻常小人物就能看穿自己所为的。[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最新章节访问: 。 “这老头儿莫非是在诈我呢?”赵容活动着心眼儿,有些犹豫。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刘苍没有真凭实据,只是胡‘乱’谩骂而已。这时,又是刘苍在自己的家中指斥主人,万般难忍。

    因此赵容心一横,脸‘色’‘阴’沉着,目光中仿佛要冒出火来,威胁刘苍道:“刘老儿,我看你年纪大了,有心敬你几分,没想到你蹬鼻子上脸,愈发猖狂。”

    “你今日如果再无端指责本公子,休怪我治你的罪,抄你家!”他说着,抬起右手,指着刘苍,目‘露’凶光。

    岂料刘苍也不是轻易能被赵容吓唬住的,他自恃一代武学大师身份,其人在赵国也算是大名鼎鼎,他原本计划给赵容几分面子,只因他是赵国宗室贵族,也是赵国的‘门’面。可是赵容的为人实在是刘苍所不齿的。

    如若赵容知羞耻、识大体,刘苍也不过是骂他几句而已,然而,赵容今日在宴会上步步紧‘逼’,非要威‘逼’自己为他承担责任。[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这令刘苍更觉得赵容纯属一个无耻小人,不值得同情,也不能给他留任何情面。

    刘苍决计把自己知道的内情和盘托出,他不畏赵容的嚣张气焰,眼睛扫视一圈堂上诸位,好像提示大家仔细听清,然后直视着赵容。

    “你一直‘阴’谋篡夺君位,野心高涨,收买我的两位徒儿,为你卖命。这不是事实吗?”刘苍一字一顿地直戳赵容的野心。

    赵容怎么会甘心承认,他冷哼了一声,不屑一顾,回了一句:“你这是无端造谣,你且等着,今日宴会之后,你和你全家都要小心了。”

    刘苍听出了赵容话里隐藏的杀机。这等‘阴’险小人,他当然拿武功高强的自己没有办法,但是对于自己在赵国的家人,他则处处捎带着说,显然是明白软肋所在。可刘苍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苏秦仔细地听,他当然也清楚刘苍所讲的确是事实。但他很好奇:“刘苍会拿出什么让赵容无话可说的证据呢?”须知,苏秦本人也是明明猜到赵容的意图。但是苦于空口无凭。

    可是,刘苍其实也没有确凿的物证,他腾腾地后退了几步,抓住了自己徒弟江何的领口。江何此时正与自己受伤的师兄白雍箕踞在堂上的一根木柱旁。

    刘苍把江何抓起来,让他站直。江何肋骨断了几根,这个动作颇令他疼痛,嘴一咧,额头上汗水都出来了。

    刘苍顾不得江何的疼,半推半送地把他带到了赵容的面前。然后给自己的徒弟下令:“江何,你今天就当着众人的面,说说赵容都让你干了什么?”

    江何犹豫着,眼光瞟了一下‘阴’沉沉的赵容,嘴‘唇’动了动,什么也都没有说,为难地看着刘苍师父。

    刘苍火气上冒。他指着江何,痛心疾首地说道:“你到今天仍然要执‘迷’不悟吗?你的所作所为都是造孽啊,为祸不浅。”

    刘苍引导江何:“你说,是不是赵容指使你行刺太子,意‘欲’篡夺君位?”

    江何摇了摇头,否认了刘苍的说法。

    刘苍伸手啪地拍了江何的后背一把。将他打得一个趔趄,勉强站住身形。口中还骂着:“我算是白白疼你,教你武功了,事到如今,难道我对你的恩情都不及赵容这个‘阴’险小人吗?”

    他说着,痛心疾首地仰天长叹,眼眶都湿润了。

    江何看了看师父。再看了看赵容,此时赵容的眼神中满是严厉和不宽容,又显得有些不耐烦,好像是不愿与刘苍和江何争辩似的。

    面对自己的师父,想念起从小追随刘苍学艺的生活,对师父的感‘激’之情难以自抑,江何眼中也滚落下了泪水。他略带哽咽地说道:

    “师父,不是徒儿贪生怕死,只是我的兄长和族人还都在赵国生活,我岂能不顾他们的死活”

    “可是,今日忤逆师父,我已觉罪该万死。师父不顾危险前来救我,我不能再让师父伤心。”

    他咬牙说道:“徒儿拼出去了,今日纵然天崩地裂,我也要讲出实情。”

    赵容听到江何要吐‘露’内情,着急万分,他连忙走上前,想要制止,“江何,你这个囚徒,忘了我当年是怎么救你和家人了吗!”

    苏秦听到了赵容情急之下的这番话,当然立即就明白过来了。“原来,赵容果然就是收买江何之人,他不仅知道江何的真名,就连当年所为也不小心暴‘露’出来。”

    赵容急于阻止江何,疾步靠近江何,但刘苍岂能让他随便靠近,他伸出衣袖向赵容轻轻一拂,赵容立刻感到一股大力向自己撞来,不觉蹬蹬地后退三步,差点一个屁墩儿坐在地上。心中暗叫:“这刘老头儿果然名不虚传,看似不经意地一展衣袖,却有这么大的力道。原来是内功深厚之人。”

    他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逼’人太过了,惹急了这个刘老头儿?”

    然而,事已至此,不是赵容想反悔就反悔,想挽回就能挽回得了。他这种公子哥,从小习惯了呼喝别人,颐指气使,岂是轻易能掰过来的。眼下他是咎由自取,野心和做派让他一步步走到了鱼死网破的关头。

    刘苍屏退了赵容,江何左手捂住了自己肋部的伤口,右手指着赵容,眼睛向着刘苍说道:“赵公子派我去刺杀的人不是太子,而是魏国的丞相陈需。”

    江何的话很出刘苍的意料,也与苏秦事前的判断不符。他们都看出赵容怀有篡夺君位的狼子野心,认定他的目标是宴会堂上的太子。即便‘阴’差阳错地击伤了陈需,他们也认为陈需并非主要目标。

    听江何的话语,分明今日晚宴之上,赵容等人安排的刺杀目标只是陈需一人,根本无关太子。

    “这是为什么呢?”苏秦想不通。“难道是赵容收敛了野心,良心发现,甘心放过自己的侄子——当今太子赵雍?”

    ...

    <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