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神棍是个小姐姐 > 分卷阅读212
    ,那群蒙面人他们杀的杀,还剩下两个活口,便带了回来......只是,两位小主子,消失了!

    “属下有罪,甘愿领罚。”

    顾堔看了看那几个暗卫,心里知道两个女儿的消失与他们无关,可心里还是生气,若是他们护好阿兰阿玖两个,她们也许就不会这么早的离开!

    “回府之后领罚三日,这两个活口,一定要从他们嘴巴里撬出幕后主使。”

    虽然,他现在也能猜出来。

    “是,主子!”

    顾堔转头,看着苏寒,轻声道:“阿寒,你要不要随我回府?”

    苏寒垂下眼眸,摇了摇头。

    “我想再在这里住几天,我觉得,那群蒙面人可能是冲着我来的,谁知,他们先碰上的是阿兰阿玖她们,阴差阳错!”

    顾堔目光锐利,看着远方,嘴里低喃。

    “不,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和女儿们都是被我连累。”

    ——大皇子,太子,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待苏寒睡着以后,顾堔便留下一些暗卫暗中保护苏寒的安危,自己则带着另外几个骑着马赶回了京城。

    夜里,子时,太子从安插在皇宫里的钉子那里得知,景帝中毒已深,就快不行了,宫里的太医和御医全部都被召唤过去诊脉,无人能救。

    听闻这个消息,太子大喜,夜里便带着人准备逼宫。

    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太子带着人刚冲进景帝的寝殿,一刀将龙床上奄奄一息的景帝给抹了脖子,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发现他的心腹叛变了,背后给了他一刀。

    太子扭过头,恶狠狠的盯着已经叛变的心腹,脸上眼睛里满满的不甘心,他这就只差最后一步啊,他的皇位!

    “你......”

    还没说完,大皇子便和九皇子相携走了进来,看着太子,笑得十分得意。

    “二弟,多谢啦,有你逼宫在前,才有本皇子的救驾在后,这皇位,应该是我的!”

    说完,大皇子看了一眼景帝的尸体,努力挤出了几滴伤心泪。

    “父皇啊,儿臣救驾来迟啊......”

    太子看到自小与他不对付的大皇子狼子野心即将得逞,满心不甘,终究还是咽了气,死不瞑目。

    “大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话可是你说的,对不起了......”

    不好!

    大皇子眼眸一闪,身子一僵,还没来得反应就被身旁一向信任的自认为是懦弱小跟班的九皇子给抹了脖子,一命呜呼。

    不到一刻钟的时辰,便死了两位皇子,九皇子眼神儿都没有动一下,反而满满的兴奋和激动。

    成功除掉这两个绊脚石,皇位终究还是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至于六皇兄,哼,等事情尘埃落定,对方还不是得向他俯首称臣,秋后算账有的是机会......他才是九五之尊!

    这般想着,九皇子冷冷的看了一眼景帝的尸体,冷哼。

    “父皇啊父皇,你死的不冤,皇位,谁不想要呢,你自己不也是踩着你兄弟的鲜血爬上来的么,儿臣也只是跟你走一样的路罢了!我们不愧是父子啊,一样的......”

    九皇子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寝殿中,阴森森的,仿佛有些吓人。

    “你错了,朕和你不一样......”

    九皇子面上一僵,惊恐的转头,看见本该已死的那个人居然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父,父皇......”

    六皇子带着禁卫军上前护住景帝,不到一刻钟的时辰,逼宫的叛军全部被捉拿伏法。

    九皇子,终究还是功亏一篑......景帝没死!

    瓮中捉鳖!

    九皇子在看到景帝和六皇子的时候,便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景帝算计好的,这根本就是在等着他们这些皇子自投罗网,好来一个瓮中捉鳖,将别有心思心有盘算的皇子们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哈哈,父皇,你好狠的心啊......”

    景帝大怒,指着面前这个不孝子。

    “朕狠心,狠心的是你们这些不孝子才对啊,朕还没死呢,朕的皇位还轮不到你们来算计,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朕的皇位是父皇传给朕的,不是杀了自己的亲爹抢过来的,你们几个,倒是长本事了啊......”

    老子还没指望你们来养老呢,你们反过来想抢老子的东西,多大脸,脑子落娘胎里了?!

    “儿臣这次是真的输了,父皇,要杀要剐,但凭处置!”

    九皇子低下头,仿佛是认命了。

    景帝冷哼一声,转身便命人将九皇子给压了下去,终身幽禁在府邸,无诏不得踏出一步。

    这一次的深夜逼宫算是落下了帷幕。

    第二日,京城里便热闹了起来,那些参与夺嫡逼宫之人,只要有牵扯,景帝都没有手软,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杀头的杀头,菜市场的血腥味儿隔了几条街仿佛都还能闻见。

    京城里的人噤若寒蝉,纷纷躲在家里,行差一步,深怕自家给连累了,落入万丈深渊,再也翻不了身。

    定远侯府同样没有逃过去,作为大皇子的外家,大皇子逼宫失败了,人也死了,景帝虽然不会与死人计较,这个时候,大皇子的外家和淑妃便妥妥的被迁怒上。

    朕的儿子以前还是好好儿的,就是被你们这群别有用心的人给挑拨坏了。

    于是,景帝大笔一挥,定远侯府便被夺了爵位,抄了家产充公,贬为庶民,三代以内不得科举考试,入朝为官;这么一来,定远侯府的章郁杰这下连普通的商户人家都不如了。

    至于章郁香,两个月前她便已经出嫁,虽然受这次事情的波及,名声上差了些,但好歹运气好怀上了身孕,夫家也只是稍微对她冷落了些,并未提出休妻,衣食住行没有克扣她的,也没有过多迁怒,想来时间会冲淡一切......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雅惠郡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由想到几个月以前苏寒对她说的话,不由暗自庆幸,这一条不归路她幸好迷途知返了,如今也有了关爱体贴自己的夫君,一家和乐,她还求什么呢!

    这般想着,雅惠郡主田昕抬眸看向了安国公府的方向,眼眸中满满的庆幸和感激。

    苏寒,谢谢你!

    第三日,景帝在朝堂上猝不及防的宣布退位,准备当太上皇,将皇位传给六皇子景修,朝廷大臣们纷纷劝说无果,也就随他了。

    最后,六皇子还是继位了,成了新的景帝,只是,年号不改,仍旧是成化年间。

    苏寒听闻,隐隐感激。

    阿兰、阿玖她们两姐妹是成化二十八年出生的,若是改了年号,那未来的事儿就更渺茫了。

    半个月后,京城仿佛又恢复了平静,苏寒的肚子越发的显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