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老夫的少女心 > 分卷阅读98
    狡黠又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功夫少女在腐国》的男主松口气:还好我到最后大结局有个吻

    《民国少女》的男主得意:嘿~我有两个吻哦~

    《小萌新和老司机》的男主淡淡一笑:果然最后胜利的是我。

    少帝?

    少帝emnnnnnnn……

    第七十五章 最后的番外

    被自家厨子赶走, 不许他跟着一起去菜场买菜的镇国公无聊的走在街上。心中有些小委屈。

    他明明就是在帮自家省钱有没有?

    多么持家有道啊~~

    镇国公想着,吧唧吧唧嘴, 见街边的豆浆油条似乎不错, 跟个老混混似的晃过去,大马金刀坐下后冲店家说, “老板, 一碗豆浆一根油条。”

    “哎!马上来!”老板见了来人,笑嘻嘻的热情应和着。

    等镇国公点的东西上桌后, 还送了个糖三角儿,冲他笑嘻嘻, “国公, 又被您家厨子给撵走啦?”

    镇国公听了, 顿时吹胡子瞪眼,“胡说!是本国公自己懒得跟!”

    众人:……啧啧啧。

    嘿~我这爆脾气。

    国公看看周围不信的围观群众,挽了袖子就要站起来。

    才动, 围观群众哗啦啦的就散开了。

    你老你老,惹不起惹不起。

    国公气得想掀桌。看看桌上还没动过一口的好吃的, 决定吃完再掀。

    喝完最后一口豆浆后,镇国公一抬眼,却不经意的看见了远处另一位很熟悉的老盆友, 将钱拍桌子上,丢下一句“老板收钱!”就颠颠儿的跟了过去。

    理都不理背后老板嚷嚷着“国公大人您又给多啦!”的话。

    镇国公美滋滋跟在鬼鬼祟祟庞太师的身后不远,对于对方简直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追踪技术啧啧摇头。

    哼~也就只有用鞋丢他,举着朝板满殿前追这点本事了。

    殿前都指挥使, 苏老殿帅嫌弃的吧唧吧唧嘴,看清庞太师在跟踪谁后颠颠儿的凑过去,跟他一起看着坐在茶铺子里的的庞太师乖孙后,好奇开口,“太师你看什么呢?”

    “喝?!”吓得太师差点就丢了手上挡脸的簸箕。瞪眼镇国公,“你在这儿干嘛?!”

    “哦,我陪我家厨子买菜啊。”镇国公好乖的回答。

    “去去去,没空理你。”庞太师嫌弃脸。

    “你跟着你小乖孙干嘛?”镇国公无聊,扭头买了包瓜子嗑嗑嗑,气得太师现在就想拖鞋,上演一场“闹市街区,当朝太师鞋打镇国公”的美谈。

    想了想害怕闹出动静被坐在茶铺里,明显是在翘首以盼等着谁的乖孙发现,只好憋着气没好气的说吗,“最近我家瑜儿有点怪,老傻笑。我看他这样子八成是……”

    “思春?”镇国公接嘴。

    下一秒被庞太师呸了一脸唾沫星子。

    “叫相思病!”痛心疾首的看着抹着脸的大老粗同僚,庞太师极力忍住了想要让面前的人学习四书五经的冲动。

    “行行行,你继续。”镇国公懒得和他争,继续磕瓜子儿。

    “所以我想来看看是哪家姑娘。”庞太师含含糊糊。

    “……啧啧啧。”镇国公啧声,啧到一半看同僚有一种下一秒就会脱鞋的冲动后,讪笑,“这不简单,直接问他不就行了。”

    刚想走出去就被庞太师给拉回来,“你少特娘的给我添乱。”

    隔壁小贩……用一种出现幻听,但又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两位位高权重,凑在一起不仅仅是宋国要震一震,就连附近番邦也要心惊胆战好几个月的老大人……就这样爆粗口。

    ……这。居然有些小激动?

    然后两位位高权重,跺跺脚宋国都要抖三抖的老大人,就这样一起暗中观察,直到小庞童靴目送某软轿离开,半响后才幽幽抬气。

    若有所思魂牵梦萦神游太空——

    “没啦?”

    “……”空空空????

    小庞猛的扭头,桌边多了自家爷爷和镇公公,“爷爷?!国公打人?!”

    啧啧啧,这声线高得来快破喉咙了。

    花了约一盏茶的功夫,两位老大人终于从小年轻的口中大致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

    总之就是人姑娘心底好,帮了个穷人时,小庞童靴恰好路过,顿时被姑娘的善良给打动了,连对方是那家的都不知道就犯起了单相思。

    “这好办啊。”镇国公一听,呸掉瓜子儿壳一拍桌子说。

    “你要干嘛?!”庞太师一脸“劳资还不了解你?!”的警惕模样。

    “嘿嘿嘿,我不是试试这姑娘是不是真心地善良,顺便帮你看看是哪家的,你以后才好上门求亲嘛……”镇国公笑嘻嘻。

    然后。

    闹市街头就上演了一出“糟老头子碰瓷小姑娘”的戏码。

    “哎哟~~~你的轿子碰倒我这个老头子,里面的人居然还不下来扶我一把唷~~”

    “老人家!你躺在轿后我们怎么撞您啊!?”轿夫傻眼。

    “……”躺在地上“很痛苦”的镇国公。

    庞太师一巴掌拍在脑门儿上。

    “哎哟哎哟~”就是你们撞了我这个可怜无辜又弱小的老人家~”当朝一品,镇国骠骑大将军哎呦着,慢慢滚到轿前,继续“很痛苦”。

    “……”庞太师开始脱鞋。

    直到轿内传来阻止的声音,一个俏丽的姑娘从轿上下来,笑脸盈盈。

    “老人家,我下来啦,您说?”

    “哎呦哎哟~你是哪家的丫头这么不懂规矩,居然都不知道先自报家门!”继续痛苦,没皮没脸的翻滚。

    ……不知这个样子被当今圣上看见了,会如何?

    ——————————————————————————

    “爹?为什么每年您都会带我到这儿来?”孩童好奇的问。

    三十出头,容貌出众的男人从回忆中回神,带着淡淡的笑意摸了摸孩子的发。

    “因为。这里有很美好的回忆啊,爹不想忘记,就时不时来看看。

    “是什么啊爹?”

    “唔……那爹一点点跟你说。”

    “好啊。”

    庞忠武傲娇的仰着小下巴。

    一脸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