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新婚夫妇 > 分卷阅读23
    来的一样。

    忽然天边有乌云席卷而来,快要下雨了。

    她感觉天与地在塌陷,她感觉墙体,玻璃全都碎成很小的碎片,轻轻飘在空中。她感觉眼皮很沉很沉,她睡了过去。

    *

    “凡凡!凡凡啊!我的女儿!你醒啦?医生医生!快来!”

    母亲和父亲一起大叫,想必她又一次睡了很久吧。

    母亲跑了出去,父亲守着她,握着她的手。钟凡动不了,她知道自己身上插满管子,她已经住进了icu。她的思维似乎瞬间清晰通透。

    “爸……辛苦……你了……”她的声音依旧虚弱无力,像个老太太。

    “乖女儿,别说这种话,只要你活着就好。爸愿意把命给你。”

    “不……反正我已经……你知道……这对我……是好事……”

    “傻姑娘……别瞎说……你们公司老总等你回公司设计婚纱呢,多少姑娘等着穿你的婚纱,你自己也要穿。你说你要结婚,等你醒了,你想嫁给谁,爸相信你,爸支持你。你不结婚也没关系,爸妈陪着你。”

    钟凡的眼角不断地流泪,母亲和医生都进来了。母亲扑回她身边哭得不能自已。

    “妈……别……哭……我很好……”

    “好好好,你很好……”

    “我的痛……不会太久……你们别……难过……”

    “凡凡,你看谁来了?我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就是高医生。高医生来看你了。”

    钟凡泪眼朦胧间,看见了高见诚,他还是穿着一身白大褂,沉稳出众。钟凡笑了一下,只是不知道她的笑容有没有到达嘴角。

    “钟凡,我来看你了。”他说。

    “高医生……你来了……”

    “我来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在我梦里……”

    “钟凡,坚强一点,再坚持一下就过去了。我陪你一起。”

    钟凡看见他握起了她的手。

    她又笑了,“见诚……我们还会……再见……”

    “凡凡……别睡啊凡凡!别再睡了,妈求你了!”

    “爸妈……你们好好……活着……不要再……吵……了……我希望你们……好好的……”

    “好好好,妈妈什么都听你的,我们不吵了。我们天天在一起锻炼身体,特别好。好久不吵架了,再也不吵架了。凡凡,等你出院,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钟凡流着眼泪笑了,“那就好……我应该……也会……梦见……你们……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们……我爱……你们……”

    “凡凡,爸爸妈妈也爱你!凡凡,坚持坚持,一定坚持坚持。凡凡……凡凡……”

    “我好累啊……好困啊……我可能又……做梦……了……这一次……恐怕……”

    “凡凡!凡凡啊!凡凡!我的女儿啊!”

    父亲母亲的哭喊声在一片黑暗里盘旋,他们像是进入了片片被瓜分好的相片里,一个一个地散进浩瀚的银河。

    高见诚走出“云端”西餐厅,抬头看天,有乌云。

    石岳对他讲了一切,但是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只是活在一个人的梦中。

    他想回家,他想回去见他的妻子。

    他不停地奔跑,奔跑,直到他看见天地坍塌。周围的钢筋水泥一片一片飞在空中,他像颗渺小的尘埃,不停地向前跑。

    很快,他感觉他失去了双脚……双腿……双手……

    “不……不要这样……凡凡……凡凡等我回来……”

    钟凡感觉眼前有一片光,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她睁开眼睛。

    白窗帘随风飘着,耳边放着班得瑞的轻音乐。高见诚穿着一身白衬衫,笑容像这晨光一样灿烂。他牵起她的手。

    “懒虫,该起床了。”

    钟凡抻了个懒腰,起床。

    “见诚,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

    “很长的一个梦。”

    “是吗?有趣吗?——怎么还哭了?”

    “好像好久没见你了,很想你,还有爸妈。”

    “爸妈出去晨练了,一会儿就回来。”

    “见诚……”

    “嗯?”

    “我爱你。”

    “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

    “我爱你,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嫁给你。”

    “我知道。”

    “不管石岳对你说了什么,我都是真的,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高见诚被她搞得很糊涂,“什么石岳?是一个人的名字么?”

    钟凡笑了笑,下了床。

    她来到办公桌前,那上面摆着新一季的婚纱设计稿。她提起笔,为它们命名“dream”。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也没关系。

    *

    电子屏幕上拉着长线,平静无波,毫无起伏的“哔”声一直在响。

    医生无奈地宣告病人死亡。

    一场大雨过后,太阳如常升起,蓝天依旧,白云依旧。

    偶尔有虫鸣鸟叫。

    农忙的农民正在耕种,小孩儿在一个水洼旁边欢快地疯跑。

    偶尔也有人停下脚步看看天,问问自己那么多的为什么。我们能给出的答案太少太少,所以我们还在前行。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也没关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