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斗“妖” > 分卷阅读41
    ……我,素素……”

    他叹了口气,面色苍白,“素素,爸老了。”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再清楚不过的信息。虽然我知道最后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但是亲耳听到他说出来,心里还是相当的难受。

    “那爸,我也实话实说,她在这个家一天,我和杨坤就不会回来。”

    “素素……”

    我侧过身,说:“爸,我累了,医生要我多休息。”

    好久好久,我听见他深深地叹息,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在医院住了三天,一直到第四天,我才出院。医生说已经没什么问题了,需要多休息不要太操劳等等。

    杨坤过来接我,一路上他欲言又止,直到家里我才知道,阿母去找过妖婆子,并且大闹了一顿。我瞪了杨坤一眼,嫌他多嘴,阿母说不是他说的,是杨爸爸告诉她的。

    我惊讶地望着阿母,知道她没有撒谎,只是不明白杨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做。

    “良心不安呗!”阿母拉着我坐到沙发上,摸着我跟皮球一样大的肚子,“幸亏你娘俩福大命大,不然还真是……”阿母的眼睛有些泛红。

    我连忙扯开话题,阿母和我一样,并不是属于那种动不动就落泪的人,而这次的事,是触到她的底线了。我听杨坤说,阿母本来想教训下妖婆子的,被杨爸爸抢先甩了她一个耳光,阿母才作罢。

    说白了,杨爸爸这么做还是护短的,与其让别人来教训妖婆子,倒不如他自己来,只不过妖婆子能不能明白他的用心良苦就不知道了,因为她的智商没那么高。

    “那,都过去了,反正以后我们搬出去,也不大会来往了。”只是,真的能就这么过去?这事仿佛成了我喉咙里的一根刺,随时都能刺破,让我再次感到疼痛。

    就这样,我们在阿母那边待到了十月中旬,十八号那天,杨坤开着车来接我一起回新家。

    比起预期的提早了五天,望着装璜一新的套房,我能想的就是平平安安过完最后的一个多月,一直到宝宝出生。

    一月三号,比预产期晚了七天的宝宝终于在痛了我五个小时后来到产房,医生说是个五斤九两的健康女宝宝。这小家伙洪亮的哭声,震得产房的天花板都要被掀翻似的。

    我被推出产房,阿母和杨坤就围了起来,美丽则抱着我的孩子。我的主治医生说我需要静养,大家这才停止慰问。

    第三天,我便出院了,来探望的人陆陆续续分了好几天,也忙坏了阿母和我爹,几乎每天都要买菜、招待客人。特别是我阿母,又是帮我带孩子,又是要陪客人的,忙得都不能合眼。

    在我坐月子第十一天的时间,杨爸爸提着大包小包的滋补品只身一人过来了。

    见到阿母和我爹,他明显有点局促,其实就算他俩不在,杨爸爸他也放不开手脚。

    阿母抱着刚吃完奶,正无意义扭动的闺女给他看,我看到他的眼睛一下就红了,两片唇瓣也抖个不停。

    虽然我闺女不是他亲孙女,但是看到真情流露的他,我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

    只是有些事情,过不去就是过不去,哪怕人情再浓,关怀再多,也跨越不了那道坎。

    闺女两岁前,一直是我阿母和我们夫妻俩轮流带,我和杨坤不是没有争吵,好几次都吵到想离婚,比起刚结婚那会儿,闺女一出来,各种问题就会被放大,性情也会有所变化。然而即便吵到摔门而去,吵到彻夜不归,吵到摔东西,最后也依然会因为对方一句“对不起”,一个拥抱而继续携手走下去。

    婚姻本来就不是只有爱和甜蜜,让人成长让人更加坚强勇敢,让人比以前更有担当,那才是健康的婚姻。

    闺女三周十个月,杨阳要结婚了,新娘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这也是生完孩子之后的第一次,我回那个“家”。

    三年半多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人去忘记一件事了,而且当我去回顾以往我和二娘的种种,发现我也有不对的地方,特别是这张嘴和我过于强势的性格。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是实实在在的。

    我听杨坤说,那晚发生意外时,他很用力拽开她,她后脑勺撞上了桌角,出了血。当然这话是邻居大婶(喜欢搬弄是非的那个)转述给他的,因为那晚他一门心思都在我和宝宝身上,也就是说送她去医院处理伤口的也是邻居开车载她去,至于是否属实,也只有他们知道。

    杨阳结婚,最忙的莫过于他的家人,杨坤作为他的哥哥,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杨爸爸看到我带了女儿来,开心得嘴都合不拢了,再忙也会逗她玩。女儿嘴甜又爱笑,人见人爱的那种。

    这个时候正是爱玩爱闹时,杨阳第一次带闺女见她未来的婶子时,她天真可爱的笑容就虏获女孩的爱心,谁想其实这家伙骨子里是捣蛋大王呢?

    一天忙下来,送走宾客之后,我和杨坤准备回镇上去,杨爸爸突然把我叫到一边,从怀里摸出个大红包。

    “这是你妈给笑笑的。”

    我说,爸,你是知道的。

    杨爸爸神色复杂地看着我,问我还没有放下吗。

    “不是放不放得下,而是有些人,你注定一辈子都无法好好相处,我可以不恨她,也可以原谅她,可我无法喜欢她。”而且这钱上维系的东西太多太复杂了。

    杨爸爸相当沉重地叹气,“好吧,我也不奢求你能原谅她的过错,但是有时间,来家里坐坐吧,哪怕是为了我。”

    “嗯,我知道了。”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个时候远远未知。

    回家的路上,闺女已经累得睡着了,望着她安详的睡颜,我问杨坤说我是不是太冷血无情了。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我的。

    他理解我的难处,光是这样就已经足够安慰到我了,因为他所受的,比我更多也更严重。

    也许有一天,我会完全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