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公子,相亲吗 > 分卷阅读107
    立在皇宫内,而是在宫外的一处别院。此处重兵把守护卫森严,一般人轻易不得入内,但是这几个小公子护卫们倒是熟得很,看到左小欠又跑出去了,自有专门的护卫小组跟在后面送行,直到小家伙到了月府,护卫们才尽职地回到别院。

    左小欠可不管这些,他还以为自己天生威武没人敢欺,一路大喇喇走回月家,离得老远就看到瞧见凛风堡的马车队,顿时撒开脚丫子往院子里跑,连门房招呼他小少爷的声音都被甩在了身后。

    “外婆!红袖姨!我来了!”

    他一路喊一路往前冲,险些又撞到了拐角过来的人身上,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左小少爷正避之唯恐不及的亲娘左少夫人月凌波是也,小家伙暗叫了一声糟糕,但脚底已经收不住了,眼看就要撞上去,腰间却忽然一紧,有什么困住了他的脚步。

    他低下头,看到一段漆黑的长鞭正困在自己身上,急忙转过头就看到一个斯文的中年男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左临风,你这一下撞上去,你妹妹可能就要提前出来了。”

    “风叔叔!”左小欠顿时挣扎起来,“你快松开我嘛……”

    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那边刚缓过劲儿的亲娘就已经直接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而风卿墨也在这时松开了鞭子,小家伙顿时完全落入了月凌波手里。

    “娘!”眼看月凌波脸色越来越难看,他顿时求饶,“我的亲娘!你息怒!我可是你亲生的儿啊!”

    “呵,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家里石头里蹦出来的呢。”月凌波嗤笑,“皮得跟个猴儿似得,行了,去洗手吧,你红袖姨带了很多好吃的。”

    “哎!”

    一听这话就知道今天没事了,左小欠眉眼都笑了起来,转头跑去找洗手盆了,洗手盆旁边,风家的孪生兄弟似乎正在练什么指功,你戳我一下我戳你一下,两个人一会这个动不了一会儿那个站住了,看起来好不滑稽。

    “表姑,他们在干嘛?”左小欠眯起眼问,他问的是叶羽飞的女儿叶文静,这个名字可见寄予了长辈们多么强烈而又美好的愿望,可惜也没能实现——她腰间别着一把木剑,这会儿正蹲在洗手盆旁边,握着一把瓜子一边看热闹一边啃得欢快,看到左小欠,她挥挥手示意他让开别挡道。

    “在比谁能点住谁比较久。”她一边说一边很麻溜地吐着瓜子壳,随即又想起什么一般转过头,“左小欠,你今年压岁钱多少?”

    “不知道,在我娘那儿呢,说以后我娶媳妇用,怎么了表姑?”

    “呸呸——”叶文静顿时把嘴里的瓜子全都吐了出来,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摇头,“你傻啊,大人拿了你的压岁钱,说是帮你存着,其实都会偷偷私吞了,以后都不会给你的!”

    “真的假的?”左小欠一脸震惊,“表姑你听谁说的?”

    “我娘说的!”叶文静一脸骄傲,“她就不会收我的压岁钱,还经常多给我钱,让我收好呢!”

    ……你确定不是你娘让你帮她藏私房钱?

    左小欠正暗自嘀咕着,叶文静就又伸手拍了拍他,酷似她爹的一张漂亮小脸写满了算计。

    “那你现在手里有多少钱?”

    “一百两左右吧,我奶奶给我的。”左小欠很诚实地开口,叶文静暗自惊叹姑姑就是大手笔,顿时咽了口口水。

    “那,我们来打赌,赌他们兄弟俩下一把谁被定得比较久。”她指了指依旧锲而不舍在互相戳着对方的风家兄弟,左小欠看了看那两个明明生得和风卿墨很像却性格一点也不知道像谁的兄弟,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赌?”

    “你要输了,就把你的钱给我,我要是输了,我就把我珍藏的我娘亲手制作的,我千辛万苦从我爹手里偷来的瓜子给你。”

    “……表姑,我看起来像傻子吗?”

    “废话少说!赌不赌!”叶文静顿时作势要把腰间木剑,小家伙苦着脸点了点头。

    “那好吧,你选哪个?”

    “嗯,我选……”叶文静看了一眼眼前的两兄弟,瞅了半天也没发现两个人怎么区分,毕竟长得一样又穿得一模一样的……她皱紧眉头用力思考了很久,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我选长得好看的那个!”

    “……表姑,瓜子您留着自己吃吧。”

    左小欠……不,左临风小少爷一边说一边麻溜地准备跑开,结果又忽然想起什么一般定住脚步看着叶文静。

    “表姑,你以后不要叫我左小欠了。”

    “为什么啊?你不就是左小欠吗?”

    “那我要叫你叶小猴,你愿意吗?”

    “……”

    害怕叶文静一个不爽拿木剑砍人,左临风没等叶文静反应过来就跑开了,站在院子里吹了好一会儿风的叶文静这才回过神,顿时跳了起来。

    “左小欠!我就算是小猴!那也是你表姑!不对!就算是猴子!我也是最好看的那个!”

    她这番“惊天动地”的话终于惊动了风家兄弟,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互相戳对方的举动,齐齐转过来看了一眼叶文静,然后又同时摇摇头。

    “没有我娘好看。”——兄弟俩今天第一次达成共识。

    “……决斗!”叶文静二话不说抽出腰间木剑对上兄弟二人,“来,姑奶奶一个打你们两个!”

    叶羽飞一共两子一女,最近孟凝霜又要生了,两个儿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性格都像叶羽飞,虽然称不上乖巧但也很少闹事,但是老大叶文静就太闹腾了,留在庄里整日搞得鸡飞狗跳,正好听说风堡主和红袖要来皇城,这才让他们夫妻把叶文静给送到皇城来了。

    叶文静不喜欢她的外公一家,虽然外公每次见到她都笑得合不拢嘴,但是那个“外婆”看着太讨厌了,所以她每次在皇城要么住在左家要么就赖在月家。

    “文静,子轩,子昂,吃饭了!”

    红袖在走廊出口探出头招呼出声,正在缠斗中的三人同时停了下来,红袖这才发现他们在打架,顿时眉头一皱。

    “怎么回事?你们兄弟怎么联合欺……”她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看到现场情况以后生生把那个“负”字给吞了回去。

    这哪里是决斗,分明是叶文静单方面虐杀风家兄弟。

    “娘!我真的不能打女人吗?”风子轩顶着紫青的眼看着红袖,声音委屈得不行。

    “娘,她比左小欠还欠。”风子昂倒是没被打到脸,但是袖子被划破了,此刻也是满脸愤愤不平。

    “……先去吃饭吧。”红袖有些无奈地摸了摸兄弟二人的脑袋,风家兄弟得到亲娘安慰顿时心情好些了,齐齐点头应了声转身走了,红袖叹了口气,看向还在拿木剑比划着的叶文静。

    “文静,你是不是怪你爹把你一个人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