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下黄泉 > 分卷阅读70
    雅。

    据说这里是某位民国文人的老宅院。

    服务员引她入座,钟贞注意到江易夕身旁还有另一个人。

    墙上玻璃罩壁灯光线柔和,女人抬头朝她微笑。

    江易夕在旁介绍,“这是秦阿姨,你们之前见过面的。”

    钟贞看清女人的面容,愣住。

    秦淑原语气温和,“是去年,萧珩带你来北京玩。”

    江易夕提醒她,“秦阿姨请你们吃的饭,都忘了?”

    “没事,忘了就忘了,”秦淑原浅笑,“你们结婚,我会准备一个大红包。”

    钟贞如梦初醒,“谢……谢谢秦阿姨。”

    ———

    九点左右,手机来电震动。

    萧珩今晚回不了弇城,北方忽降大雪,一切航班暂停。

    到家后,钟贞洗漱完躺床上,百无聊赖地缩在被窝里,给萧珩发了一条微信。

    ——萧先生,你回来哪天,我们约个会啊?

    ——好。

    他回了一个字,她抱着手机看半天,始终没等到第二个字,直接睡着了。

    ———

    两天后的清晨,钟贞被来电吵醒,朦朦胧胧间,她摸到手机,手指一点,接通。

    那端他嗓音沉冷,“钟贞。”

    瞬时,她完全醒了。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弇城市博物馆。

    前几天,钟贞在报社听说弇城市博物馆最近做了一个新展览,很受欢迎,她早在网上订好票,等着萧珩回来一起去看。

    博物馆入口处张贴着巨大的海报,本次展览的主题是《宇宙的琴弦》1,有关宇宙与前沿的物理学理论,为科普大众的。

    钟贞不懂这些,但想起萧珩似乎挺喜欢的,不由侧头看他。

    为了符合宇宙这一主题,馆内光线昏暗,四周投影浩瀚星河,璀璨无边,令人宛若身在宇宙。

    身前,一整面墙放映出3d立体效果,伴随着一记大爆炸,旁白声音低沉。

    人类,是星尘之子。

    她蓦地问他,“什么是平行时空?”

    他语言简洁地解释一番,她还是不懂。

    萧珩想了想,说:“就像梦。”

    梦。

    她似懂非懂地继续看影片。

    影片即将接近尾声了,旁白从优雅的物理上升到艰涩的哲学。

    ——人类身处无垠宇宙,如何确认自己的存在?

    迷惘、晦涩的哲语。

    每个字,都让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黑暗中,他望向她。

    …

    长久以来,他又是凭什么确定自己的存在。

    凭她。

    她在,这一切就是永恒。

    没有她,这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

    虚无与真实,从来不是他界定这个世界存在与否的关键。

    是她。

    她是一切的意义。

    一切就是她。

    …

    稍作休息后,下午两点,两人来到弇山寺。

    佛相庄严,慈眉善目,怜悯众生。

    她半跪下,静静地看着身侧的萧珩,他在闭眼祈愿,一心一意。

    她看看他,又望向神佛。

    谢谢你们,把他原本所拥有的都还给他了。

    现在的萧珩,是最好的萧珩。

    她很高兴,高兴得,还有那么一点想哭。

    她没有和萧珩说那个梦。

    那个梦让她知道了她有多喜欢他,

    也让她知道了他有多喜欢她。

    即便这个梦的结局不美好,但他们的结局一定会是圆满的。

    ———

    几天后,钟贞由于工作原因随老师来到弇高。

    临近高中放寒假,期末考结束后这几天,弇高校园氛围轻松不少,现在上课都是老师在分析试卷,没有平常备考的紧张,取而代之是即将到来的假期的愉快。

    他们来到弇高办公楼,找当年的主任了解当年被诬陷女孩的学习情况和为人。

    办公楼是给弇高副课老师和领导的办公场所,弇高班主任和主课老师办公室都分布在教学楼中,方便平时管理学生。

    钟贞在高中时很少来办公楼,对这里有些陌生。

    办公楼从二楼起,每一面墙上都挂上为学校挣得荣誉的过往学生照片以及一些活动照。

    老师正和当年的主任聊天,钟贞中途去上洗手间。

    主任的办公室在三楼,三楼墙上挂着的是历届弇高高三毕业的全体照,全体照比她家里那张已经找不到的像素要高很多,年代最近,像素越清晰。

    她上完洗手间正要原路返回,注意到一群女生在一张毕业照前叽叽喳喳地讨论。

    讨论得还挺热烈的。

    这么一想,她脚下步伐不由换了一个方向。

    “早知道他名字了……”

    “你说他在看谁?”

    “不知道……”女孩摇头,“没人知道他在看谁……”

    她状似无意地经过,抬眼看了下镜框中的照片。

    初夏,樟树茵茵的校园。

    十八岁的萧珩,雪白衬衫,清冷挺拔,像她起初梦里的少年。

    他在最高台阶,眼眸落下。

    她站在第二排的最左侧,离他很远。

    他目光越过黑压压的人群,直直望向她。

    她那时没有看见他,神情很落寞。

    这一幕被永远定格下来。

    直至今日。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