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混在都市当保镖 > 第八十二节 夏商周
    第八十二节 夏商周

    听到连皓的叫喊,华夏三尊暗道不好,也顾不得什么以大欺小以多欺少了,三人同时探手向老J抓去。

    老J一把将阴尸老魔拉到自己身前做挡箭牌,看着不远处正吃力抬起头的连皓,阴笑道:“连皓,我承认你很厉害,无论是心计还是修为都在我之上,不过,我倒想看看就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和我们斗,哈哈”

    话没说完,就见他把天神之卷塞到了阴尸老魔手里,在众人惊惧的眼神下打开了盖子。

    显然这天神之卷所能发挥的威力和操纵者的修为有着直接的关系,前一次连皓面对的是老J,老J的修为甚至还不如他,所以即使手上有天神之卷这种人人垂涎三尺的宝贝也无法把它的威力发挥出来,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阴尸老魔的修为已经隐隐有超过华夏三尊的势头。

    就在盖子打开的一瞬间,不待连皓有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被那庞大的冲击力量给击晕了,在他晕过去的前一刻,忍不住狠狠骂了句法克油,想想这一天他也够倒霉的,这短短几盏茶时间就死去回来了好几次。

    在晕过去的那一霎那,连皓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这一次是他疏忽了,没想到这老J居然这么狠心,连自己的师伯都不放过,倒是连累了那三个老家伙,只怕他们三个这么一走,华夏武术界就要变天了。

    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场景,连皓喃喃道:“难道这就是地狱,和阳间似乎也没什么不一样嘛。”

    “醒了?”

    听到身边忽然响起了这个久违了七年的声音,连皓难以置信的转过脑袋,失声道:“师傅,你怎么也下来了。”

    “怎么,你很希望我死吗?”声音戏谑道。

    “嘿,不敢,不敢,师傅您老人家寿与天齐”连皓一脸献媚的说道,只是这一哆嗦,带动全身那快要散了架的骨头,龇牙咧嘴的模样很是滑稽。

    “别跟我装腔作势”冷哼一声,渐冷的说道:“我看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自己去寻死也就算了,还把那三个小家伙也拖下水,如果他们三个在这俗世出了什么问题,你可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连皓撇撇嘴,吃味道:“得,就他们三个的命值钱,你徒弟我的命就不值钱,亏我这七年里天天想着你”说道最后,连皓的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

    “哎”眼前这个无论从年龄还是穿着上都和连皓差不了多少的男人摇头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一些:“阿皓,师傅知道你心里苦,也知道两年前那件事对你的打击很大,可有些事情是必须你自己去面对的。”

    这男人正是那华夏武术界中被誉为老神仙的夏商周,一个活了两百多年的老变态,可是就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外貌,顶多也就比连皓大上几岁,是在让人无法把他和那充满了神秘色彩的神仙中人联系在一起。

    听完他的话连皓紧了紧拳头,努力控制住情绪,散去了眼睛里的雾气,又换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嘴脸,“不说这个了,对了,师傅今天是你救了我?”

    “算你小子运气好,要不是我正好在燕京城里,感觉到了那股庞大的气势,说不准,你现在还真就已经到阎王那里报到去了”夏商周没好气的说道。

    “嘿,失策失策,谁知道那小子会灭绝人性到那种地步”连皓尴尬的说道。

    说着又像想到了什么,猛的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变态的老男人,气愤道:“老家伙,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妈的,把我推到这里来当保镖,你倒是做了个甩手掌柜,那好,这我也忍了,最起码你也要吧整件事情给我说清楚吧,莫名其妙的跑出来这么多身手变态的家伙,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嘛。”

    看到连皓一副吃人的模样,他依然保持着那副从容镇定的神态,点头道:“看来是哪里出了些小问题,没想到冲突会来的这么快。”

    “死要面子,什么出了些小问题,还不是你自以为是”连皓小声嘀咕道。

    似乎没想到这小子几年不见,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揭自己的老底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老脸不自觉红了红,瞬间又恢复了正常,这细微的变化当然逃不过连皓的眼睛,见他正用一脸龌龊的笑容在打量自己,夏商周正在施针的手稍稍加上了些力直把连皓给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原来连皓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这三天里,夏商周每过三个时辰都要来帮他扎两针,否则活血通络,以免这一次的损伤对筋脉照成永久性伤害,那连皓以后在武学上可就要事倍功半了。

    “还是先给我讲讲这些人的来历吧”对于自己的伤势,连皓似乎并不怎么关心,关键还是有师傅这位圣手在,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搞定的事情,就算再急也于事无补。

    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夏商周岔开话题道:“阿皓,你说我为什么要让你接下这个任务?”

    “因为师傅是想多磨练磨练我,把我训练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拥有更加强健的臂腕”连皓脸不红气不喘的敷衍道。

    看到他那副爱说就说不说拉到的样子,夏商周也是无奈,试想在这个世界上敢这么和自己说话的,只怕也只有这小子了,“这件事情和你也有关系。”

    听到这里,连皓的眼神瞬间就变得锐利起来,不过很快就隐藏掉了,不可置否的说道:“你是说那件事情?”

    夏商周点点头:“不错。”

    “你早就知道了?”连皓面无表情的说道,声音显然有些颤抖。

    见他没有接话,连皓继续问道:“这么说我和你第一次见面也不是巧合?”

    “有时候,我还真希望那是一个巧合”夏商周摇头叹了口气,语气中隐隐带了些悲伤的情绪。<div id=t_tip"><b>:</b>